您现在的位置是:作文选  >> 高中 >> 高二 >> 散文 >> 花间一壶酒,怡然不知愁

花间一壶酒,怡然不知愁

2018/7/23

月光依旧柔美,倾洒在庭院中仿若空明积水,这不禁宁我想起了东坡居士描写月光的名句——”庭下如积水空明,水中藻、荇交横,盖竹柏影也。”苏先生自然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,解衣欲睡却被这月光牵引至承天寺寻友人共同游玩,同我现在一般畅游在明亮的月色下,只惜良辰美景,却无人与我共赏。

正醉酒登楼,恍然间忆起《西北有高楼》尾句——“愿为双鸿鹄,奋翅起高飞”,难免心伤,叹曰:“奏流水兮觅知音,酹江月以悲戚”。钟期已故,世无知音。而我于深夜独享月色,更难觅知音,徜徉在月光的海洋,我徘徊彳亍,默然……

“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。”茫茫人生路,世俗圈囿着我们,或为金钱,或为名誉,又有几人能真正性本爱丘山?真正沉静于丘山,与秋山为伴、明月为友?多半都是不得已而只能爱丘山,辛弃疾“听取蛙声一片”时不也想“封狼居胥”?柳永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。”时不也依旧是“强乐还无味”?能甘于放弃世俗,投身自然的人也不过寥寥,我虽难免于世俗,可我昨夜并非孤独一人。

高二:高峰

月光,斜穿朱户,小径上残留着明月斑驳的身影。我一个人坐着,如秋夜花间的李白,怡然地喝着酒,看这月光轻裹着我——恬静、美好。

携酒踏明月,世事于我何?我仍踱步与苍茫月色,晚风中的蒿艾如飘扬的柳絮点缀着漆黑的夜空,我骋目游望,见朦胧夜空下,远方隐隐显露出一送入浮云的高楼。古人寓以“楼”一种伤感的意境,如李煜“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。”如辛弃疾“休去倚危栏,斜阳正在、烟柳断肠处。”种种种种,都在向我们抒发着各自内心的苦楚,我也正处于进退两难之境——欲登楼兮揽明月,但恐楼高月光寒。

萤火虫吊着青色的暗灯飞向黎明,微凉的春雨滴落在湖面溅起的波纹仿若在对我暗递秋波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倚靠着阑干,我看这春风如何将柳絮吹起,如何将我平静的心吹起涟漪。

春回花漫,陌上初熏,且予我花间一壶酒,我自怡然不知愁。

<

最新更新